林静恒净手抽卡

我们不卖酒了,我们吹蒸蒸
4一个乱爬墙的小号

魔教教主与白衣大侠的故事

1.

  叱咤风云的魔教教主此刻正在买菜,同时正在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大侠爽快地掏钱。

  看着都肉疼。

  他纠结了一会儿,还是拍拍大侠的肩,及时按住大侠要掏钱的手:“这位兄弟,你被宰了你知道吗?”

2.

  万人敬仰的白衣大侠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手相助、正在唾沫横飞地替他砍价的青衣男人。

  这都能砍?

  这还能继续砍?

  这菜干脆直接送算了?

  于是他看着把篮子递给他的男人,缓缓地开口:“多谢。”

  说罢转身离去,挥挥手还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3.

  卖菜的伙计青筋暴起,被教主气的七窍生烟,而对面猪肉铺小伙居然已经抓了把瓜子儿,看起了热闹!

  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

  接着就目送这位大爷潇洒地转身,和对面那家卖猪肉的砍价。

  真是风水轮流转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。阿门。卖菜的伙计看着气得面红耳赤的猪肉铺小伙,愉悦的不得了。

  教主拎着菜篮,依依不舍地多看了两眼他的快乐源泉们,终于一步三回头地回了山。

4.

  魔教教主的小弟们有一个坏毛病。

  干架的时候撸起袖子就跟着他的指挥打,绝不带一丝怨言;吃饭的时候个个都像大爷,这个要吃隔壁镇的烧鸡,那个要吃前村的烤猪,还有一个要吃楼下的烀猪头。

  不买?

  要吃烧鸡那个左护法撸起袖子,充当领头羊的角色,带着弟兄们殴打教主。

  这个时候的教主往往是最没人权的一个。

5.

  娘的,还让不让本座叱咤风云杀人不眨眼了?!

6.

  于是他们在除教主外集体愉快的气氛中解决了又一天的晚餐,并且纷纷表示明天想吃教主亲自下厨的蛋炒饭。

  这教主吧,除了武功高强长得好看和衣服能洗的跟新的一样,就只有炒饭好吃这个优点了。

  是的,衣服洗的跟新的一样。

  最近经济不是很景气,百姓们都忙着建设特色社会主义,政府除四害力度极大,导致他们没办法打劫贪污的官员。

  所以教主他们一人只有两套衣服,一模一样的那种,还必须新的跟穿完就扔一样,因为这样显得他们很有钱。

  教主大手一挥,表示好的没问题:“明天轮到谁买菜了?”

7.

  鸦雀无声。

8.

  右护法毕恭毕敬地把轮班表呈到教主面前。

  身后一堆人假装在做自己的事情,实则在偷笑。

  紧接着便听到教主歇斯底里的喊声:“怎么一年三百六十八天都是本座买菜?!”

  左护法善解人意道:“今年只有三百六十五天。”

  又听教主一声怒吼:“就你话多,难道本座不知道吗!!”

  左护法也怒:“你看起来像是那种会知道一年只有三百六十五天的人吗?你的二月份还过了三十一天!”

  教主更怒:“我不像吗?——我怀疑你想干架!”

9.

  右护法扭头去看身后众人。

  他们统一地、一致地、团结地摇了摇头。

  彼时教主和左护法已经抽出了佩剑,就准备在屋里开打。

10.

  右护法冲着后面的下属歇斯底里地大喊:“你们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!!快劝架!!劝不动通通给我扔到外面让他们在外面搞!!明天你们要在漏风的地方吃饭吗!!”

  众人听完这话,仔细一琢磨:

  虽然看别人打架很爽,但前提是他们不破坏公物。

  再然后,教主和左护法就被扛着扔出了屋,面面相觑。

11.

  “又被扔出来了啊……”

  “是啊……”

  夕阳下,两个背影沧桑的男人并肩坐在一起,满面心酸,感慨人生的不易,世道的薄凉,和右护法的心狠手辣。

12.

  “哎。”教主说。

  “不如……”左护法接道。

  “我们就在这儿打吧。”教主继续补充道。

  话音未落,教主腾身而起,剑锋直指左护法的咽喉。

  “操你大爷的又他妈耍诈!不要脸!”左护法咆哮。

  教主也学着他咆哮:“你别没事干就爆粗口,对娶媳妇儿半点好处都没有!我们魔教自由恋爱本来就难,你再这样粗鲁下去,谁敢跟你过一辈子!”

  左护法大怒,连带着剑也快了些:“历来魔教都富得流油,想抢哪家姑娘就抢哪家,怎么到你这里就穷的吃土!还像魔教的样子吗?”

  教主满脸颓废,被左护法戳到了伤心事,又不甘心地嚷道:“能怪我吗,上任那女魔头吃喝玩乐买本子,还因为写所谓正派那些人的小黄本被围了个剿,剩下的钱都拿去修房子了,要不是我和兄弟们辛苦打工,你觉得你吃得到烧鸡吗!”

  “说得好像我没有在打工一样!”左护法翻了个白眼。

  左护法又踌躇一会儿,道:“要不……今儿就别打了。”

  教主长叹一口气,“行吧。”

  左护法又继续补充道:“别忘了明天你买菜。”

  教主:“……滚。”

13.

  总之第二天教主还是任劳任怨地出门买菜了。

  接着他又目瞪口呆地看着昨天那位大侠,云淡风轻地掏出钱袋,一脸平静地看着小贩,然后把钱递了过去。

14.

  教主深吸一口气,上前两步,再次拍拍他的肩,满脸深沉:

  “朋友,他们不知道宰你,实在是人生之不幸。”

  大侠接过菜,扭头笑道:“在下也这么想。”

 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。教主上上下下打量他。

  “在下XX真人座下大弟子。”

  教主语出惊人:“在上YY假人座上小哥哥。”

  大侠:“……”

  围观路人:“……”

15.

  发现被这么多人围观之后教主有点尴尬,连忙摆手道:“玩笑话玩笑话,我就一个穷送信的,没啥好说的。”

  说出来吓死你们。他在心底翻了个白眼。

  大侠轻描淡写地揭过这段,“既然有缘,不知道这位兄弟可否愿意赏脸与我一起品茶?”

  教主矜持地思索一番,点头。

  实则心里在疯狂地上下摇摆:

  我要吃红烧牛肉蘑菇炖鸡麻婆豆腐油泼辣子biangbiang面羊肉饸饹羊肉泡馍再来一份肉夹馍。

16.

  大侠人甚好,看教主望着隔壁满满一桌吞口水的样子,干脆照着他们都点了一份,走前小二还特奇怪,心说这有钱人怎么都爱点一样的,这一套今天已经有七八人点过。

  等小二上菜的过程中教主开始左顾右盼。

  哎,隔壁桌好像点的一样,怎么看着这么像熟人呢。

  咦,对面那桌菜熟人咋也眼熟。

  我去,这周围怎么都点了一模一样的菜。

17.

  隔壁桌的左护法对对面桌的右护法打了个手势。

  右护法指指教主,然后翻白眼。

  左护法也翻翻白眼。

  二人的意思简洁易懂:

  我就知道,他下山绝对不是干正经事儿的。

18.

  吃饱喝足之后大侠客套地问教主需不需要将他送回家。

  吓得教主连连摆手,只道是家离得特别远,走一趟下来得一天路程,就不麻烦了。

  其实心里在暗笑。

  毕竟我又不是用走的。

19.

  回到山上之后发现饭厅里一派热闹景象,他有点内疚,毕竟自己吃饱了,可是忘了答应好的炒饭。

  推门而入却看见黑压压的一帮人正在喝右护法熬的瘦肉粥,还招呼他一起。

  “对不住。”教主揉揉鼻子,“在山下碰到出手大方的兄弟了,顺便吃了顿饭。”

20.

  左护法冷冷地插嘴:“我证明。”

  右护法也冷不丁地补充道:“白衣大侠的确出手阔绰。”

21.

  教主吃惊道:“那便是白衣?”

  右护法一脸莫名其妙:“难道他没有说?”

  教主道:“他说他师从XX真人,是大弟子。可是我又不知道XX是谁。”

  左护法道:“那就是白衣。”

  白衣姓白,单名一个衣。父母光留下了个名儿,没尽多少父母的责任,他出生后不久便双双撒手人寰。

  而那XX真人和他的父母打小便是好友,悉心抚养教导,武林里才多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大侠。

  ——经常出现在话本以及说书人口中的那种。

22.

  教主挺失望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比我还好看的美男子。”

  平心而论,教主和白衣都长得好看,只不过白衣浓眉大眼,五官硬朗;至于教主,长了张雌雄莫辩的脸,用山下百姓流行的词来形容,就是中性美。

  但是左护法觉得这样说太委婉了,干脆称之为小白脸。

  于是左护法嗤笑一声:“小白脸比美大赛?”

  接着右护法意识到气氛不对。

23.

  “左鹄伐!焦祝!你们给我滚出去!!”

  于是正准备撸起袖子加油干——不是,撸起袖子一决高下的教主和左护法就灰溜溜地出了饭厅。

24.

  “凭什么他先叫你的名字。”教主愤愤道。

  左护法泪流满面:“因为我和他住得近,今晚肯定逃不了被打。”

  听完这话,教主顿时觉得:

  他不叫我的名字真是万幸。

25.

  话说这右护法向来是笑眯眯的样子,做事也格外照顾人,整个就是好好先生,只不过一到教主和左护法要打起来的时候,拳头从来不拖泥带水。

  管你是谁家魔教教主和左护法,老子带着人辛辛苦苦修的房子被拆了就卸了你们。

26.

  “别难过。”

  突然有人坐到他们身边,带着渴望的眼神,紧紧地握住教主的手。

  “白衣好看吗?”他问。

27.

  左护法:“……”

  教主:“……”

  他们异口同声道:“不好看,跟琵琶虾似的。”

28.

  琵琶虾白衣也就短暂的出现了一下。教主依旧过着每天吃吃喝喝补补房子赚赚外快的生活;白衣也继续他那种行侠仗义买菜不砍价专业被坑的日子。

  但是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教里就因为顿顿吃肉财政紧张,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又出门打工去了。

29.

  今天的教主,是撑船的教主。

30.
 
  教主叼着根狗尾巴草躺在船头晒太阳,舒服地眯起了眼睛。河上不时有风抚过去,抚得船摇摇晃晃,抚得人直冒懒劲儿。

  “劳驾,船家,现在能否带在下渡河?”

  “能,”教主没起来,还叼着他那根草,懒洋洋地睁开眼睛,带了点鼻音答,“上船吧。”

  “哎。”那年轻人道,“多谢了。”

  教主一面起身一面摆手,把草随手撇到一边儿,那“不必”的“不”字方吐出了一半儿,他便愣在当场,那年轻人见了他,也愣了。

  是,年轻人正是多日不见的琵琶虾——

  不不,白衣大侠。

31.

  不然怎么说这教主是老江湖呢,他愣也不过一瞬,很快又接着把没说完的“不必”尽数补上了,补完白衣还没太回过神儿,便催道:“快呀,不上我继续睡了?”

  “这位……”

  教主麻利地接上话:“焦,鄙姓焦。”

  “——噢,好的,焦兄。”

  “作甚?”

  “倒也无事,只是在此处见你,有些惊奇罢了。”

  “有什么好惊奇的,”教主将船划出去,无所谓道,“眼下物价这般高,拿到手的工钱却只有一丝丝,日子不好过,单养活自己就难如登天,养家糊口更是难上加难,什么活计有钱挣我便做什么。”

  “……养家糊口?”

  “是哦。”教主笑眯眯地点头,“家里有不少兄弟呢。”

  “小兄弟啊,听我一句话,你别不爱听。”教主又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,语重心长道,“我猜你们江湖中人总爱宣扬什么不切实际的大义、大道,但是如今社会现状摆在这儿呢:就业是民生之本,解决就业问题才是国之要务。”

  白衣沉默,半晌后才开口:“多谢焦兄,在下明白。”

32.

  不分场合声情并茂地背书的感觉真好。教主想。

33.

  过河不用多长时间,白衣一本书不过看了几页,船头的教主便招呼他,“白大侠,到了。”

  白衣冲他一笑,拿出钱袋来,放了一锭碎银子在船舱那个破旧的木桌上,再次道谢:“辛苦焦兄了。”

  教主见他的动作,一挑眉,又虚伪地连连摆手:“小事情,小事情。——大侠,您这银子还是收回去吧,五文铜钱便足够了。”

  “焦兄收着吧。”白衣道,“就当我为日后付的钱。”

34.

  日后。哦。

  怎的,还想得意洋洋地跟别人吹虚:焦祝那魔头算什么?他还替我撑过船!

35.

  于是教主笑嘻嘻地收下,像个风月之地的妈妈一样招手:“下次再来啊。”

  实在是非常没眼看。

36.

  教主就把船停在岸边,没有返回对岸的意思,又抓了根草叼在嘴里,进船舱里翻了翻,找出了本十八禁话本,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  话本是上任教主黑月留下来的,据说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的,带回来的那天,黑月双手捧着它,泪眼汪汪地哭道:“本座一半儿的稿费,孩儿们,本座宣布,从今后这就是我教圣物了。”

  孩儿们没有搭理她的,象征性地鞠了个躬,各自练功去了。

  最后这圣物也没当成圣物,成了黑月唯一的遗物,被教主随手抛在小木船上,因为最近教主无事可做了才重见天日。

37.

  教主看完话本意犹未尽,做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:
  他要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tbc

讲真话我从来没想过这东西会有后续,前面修了一下,一起重发

评论(4)

热度(19)